分类 拉菲2登录 下的文章

吴小飞、童海华

中美贸易紧张态势不断升级。如果双方声称的关税一旦实施,汽车制造商将会比其他行业受到更大的伤害。而最近正逢多事之秋的电动车制造商或将雪上加霜,受伤最深。

据了解,目前尚未在中国建厂,所有在华商品均是出口方式,若政策落地将是美国车企在华受影响最大的一个。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特斯拉2017年在华销量占其全球总量的16.5%。至今年2月,累计销量为2380辆。

“精准的反击效果很好。”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撰文表态。在他看来,Model 3马上进入量产阶段,中国作为其最大单一市场,尤为需要稳定政策的保障。

早前,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更新,戏称由其掌舵的美国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NASDAQ:TSLA)正在面临破产,并配图自己脸挂泪痕背靠在一辆Model 3上。这个玩笑间接导致特斯拉一日市值蒸发23亿美元。

得益于美股对科创企业的宽容,特斯拉虽然自上市以来从未盈利但仍旧保持超过400亿美元的市值,曾一度超越老牌美国车企通用和福特。但以“创业故事”的方式吸金,虽然带给特斯拉较高的社会关注和市场估值,但脆弱的“故事体”本身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使得特斯拉股价如过山车般随着市场风向的异动而起伏。马斯克23亿美元的破产玩笑并非空穴来风,特斯拉刚刚度过了一个极为艰难的3月。

群体看空

受累于Uber自动驾驶事故等影响,3月,中、美股市中多个汽车股走低,而特斯拉堪称其中之最。3月,特斯拉股价下跌22.4%。

多个知名机构和投资者的做空无疑对股价的下跌起到助推作用。3月18日,空头大师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痛批特斯拉的股票毫无价值;3月19日,预计特斯拉Model 3的交付兑现困难,坚持对该公司股票给出卖出评级,并预测在未来半年特斯拉目标股价为205美元/股。

其中对特斯拉影响较大的是3月27日信用评级公司穆迪把特斯拉的信用评级从B2下调至B3。该评级低于投资级别6个层级。“信用评级对特斯拉影响深远,至少未来公司从银行渠道融资会面临较大困难,收窄了其融资渠道。”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汽车从业者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此外,2017年8月特斯拉发行的18亿美元高级无担保债券的评级也从B3被下调至Caa1,为垃圾级别。包括在内的多家金融机构均在看空特斯拉的梯队中。特斯拉一系列的负面事件侧面验证了看空者判断的真实性。3月下旬,特斯拉前后出现自动驾驶至死、12.3万辆Model S问题车辆召回以及内部员工爆料量产车型Mode 3零部件返工等问题。

特斯拉(中国)方面告诉记者,中国市场的问题车召回已经报送国家质检总局,正在配合质检总局有序的开展相关工作。但是特斯拉(中国)拒绝透露所涉问题车辆的数字。

“集中做空的出现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运营情况比较清晰了,负面信息的接踵而来就像一条导火线引爆了此前积累的问题。”一位长期研究特斯拉运营的证券分析人士告诉记者。据他分析,投资者在前期风险投资时看中的是其科技创新、体验服务等方面的行业领跑力,虽然知道特斯拉可能会出现问题,但是考虑问题的权重会不一样,加之特斯拉一直未能盈利,市场估值过高,做空也在情理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做空热潮或夹杂部分资本运作者的套利行为。据前述从业人士分析,做空者中一部分是长期不看好特斯拉的,另一部分是“资本市场的投机者”。“扩大负面,买空卖空,炒短期套利的人也不在少数。”

问诊特斯拉

据2月8日特斯拉发布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在运营层面,2017年特斯拉全年营业收入为117.6亿美元(人民币约743亿元),净亏损达19.6亿美元(人民币约123亿元),远超2016年的6.7亿美元。

在产能问题上,备受瞩目的Model 3在第三和第四季度的交付量分别是222辆、1542辆。Model 3自量产阶段问题不断,周产能数量屡次难以兑现。其中原定于2017年年末达到的周产5000辆经过两次“跳票”后推迟至今年6月末。

目前特斯拉的核心问题主要在 Model 3的产能爬坡困难以及即将到来的巨大资金缺口。Model 3是特斯拉公司推出的经济车型,定价3.5万美元起,意在以亲民价格进行批量化销售,是特斯拉首款规模量产的车型,也是其实现扭亏为盈的关键。至2017年8月,特斯拉称已有45.5万张Model 3订单。

“生产一辆车和生产一万辆车对企业来说完全是两个不同量级的考验。”波士顿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许刚说。并无规模造车经验的特斯拉在Model 3量产上问题频出,此前该公司曾把这一问题归咎于电池供应商松下。

据CNBC 3月下旬报道,特斯拉员工透露该公司目前制造的缺陷零部件和车辆比例较高,其中弗里蒙特工厂的部件有40%需要返工,这部分影响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MAG咨询公司的分析人士称,如此高的返工比例意味着特斯拉生产制造的异常。

据彭博社4月2日(美东时间)报道,马斯克在给投资者的内部信中称,至3月末,Model 3的周产量已经达到2000辆。这一数字虽然相较于原计划还有500辆的差额,但已经大幅超出市场预期。“以这个进度看,二季度达到5000辆并不是遥不可及。”前述汽车从业者说。

在资金方面,至2017年末,特斯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34亿美元,持有债务72亿美元。据彭博社测算,特斯拉每分钟烧钱超过6500美元,如果没有更多的融资,其资金将在年底前耗尽。穆迪信贷分析师也表示,特斯拉在未来12个月内,有12亿美元的债务到期,年内耗资约为20亿美元。

“摆在特斯拉面前主要是两条路,一个是融资,另一个是顺利实现量产。”前述证券从业人士说。他强调,马斯克某些建厂、推出新产品等阶段性的利好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特斯拉的问题,前述两个问题不解决企业整体上还是往下走的。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的先发优势正在随着竞争者的不断进入以及自身量产问题而逐渐式微。在Model 3 发布后,大众、通用、戴姆勒公司和捷豹路虎分别宣布了停止生产传统燃油车,全面转向电动车的生产计划。“这正是我比较担心的。”前述分析人士称。

罗兰贝格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吴钊表示,特斯拉的品牌溢价力较高,至今年上半年,市场上能迅速推出有效产品与特斯拉同台竞争的企业并不多,只要Model 3的交付不再出大问题,用户还是有耐心等待的。

中国故事

据特斯拉(中国)提供的数据,2017年,特斯拉中国市场营收同比涨幅增长超过90%,成为特斯拉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此外,2017年特斯拉旗下在售车型在华销量约为1.7万辆。至2018年2月末,特斯拉在华的直营体验中心超过30家,在中国大陆已建设超级充电桩超过1000个。

“在汽车行业,一般出口销量在3万~5万辆范围便可在本土建厂,因为在配套供应方面会比较划算。”汽车行业知名评论员田永秋说。

自2017年以来,特斯拉在上海建厂的消息几经乌龙未曾落实。2017年10月,商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释放宽松政策信号,放宽中外企业合资建厂的合资股比限制,自贸区允许外资电动车企业独资建厂。

2017年11月,马斯克在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规划三年后在中国开展生产,2019年以前不会在中国有重大资本支出。

然而随即的一系列变化或使马斯克必须加速特斯拉中国本土化生产的步伐。2017年11月,马斯克缺席美国总统特朗普所带的“豪华访华团”。

2018年3月23日,特朗普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可能对中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增加关税。在“301调查”中,直指外资在华建厂的合资股比问题。马斯克此前也曾在特朗普的Twitter下抱怨中国的进口关税和外资建厂的合资股比限制。

在一切建厂可能降至冰点的情况下,北京时间4月2日,有网友在上称在北京偶遇马斯克。据知情人士透露,马斯克此次低调现身中国或与推进在华设厂有关。其核心意图或包括促进中国政府加大汽车进口关税降幅,在中美贸易摩擦的紧张阶段释放缓和姿态。

然而,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发展,特斯拉将再次受到影响。

巴克莱分析师布莱恩·约翰逊(Brian Johnson)认为,特斯拉在加州的工厂每年向中国出口约1.5万辆汽车。与在中国拥有设施的底特律汽车制造商不同,特斯拉100%的在华销售都将受到关税的影响。

约翰逊预测,特斯拉“将承受所有增加的汽车关税冲击”,中国区收入占该公司总收入的17%。比如,基础款的Model S 100D在美国售价为9.4万美元,同样的车辆目前在中国的售价为93.1万元人民币(约14.8万美元)。关税大大提升了价格。

不过中美贸易摩擦对特斯拉的具体影响,还有待观察。“关键还是看5月15日美国政府对加征税收的听证结果。”前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他表示,此次中国商务部文件的一个要点是“措施和实施时间另行公告”,这意味着未来充满着变数。

原标题:咸阳一男子强制醒酒时离奇死亡,原因竟是。。。。。

陕西都市快报微信公号4月1日消息,3月7日晚,咸阳市长武县和境天城小区的陈女士,接到了一个朋友打来电话,说有着急的事想与其见面,热心肠的陈女士赶紧抱着4个月大的女儿赶往朋友家。就在跟陈女士闲聊的时候,朋友告诉她,她的丈夫死了。

一泡尿使魏某离奇死亡

死者魏某涛妻子:(当天晚上)9点10分,我还看了一下时间,(晚上)9点10分,他们就和我们拉家常,因为我们都认识,最后他们说,我爱人死了。

毫无准备的陈女士,开始本以为朋友开玩笑,老公魏某涛今年41岁,身高181,190多斤身体一直很健康,平时喜欢和朋友喝上两口酒,当天的确没在家,也确实是和朋友出门喝酒去了。可刚刚还在身边的大活人,怎么出去吃个饭说没就没了呢。

死者魏某涛母亲:可能有6点,我给人家(儿子)打电话,人家说,妈,你再别给我打电话了, 就这么一句话。 

老母亲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电话是儿子和她最后一次通话。随后的几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让这个本来平静的家庭突然调转生活的方向,坠入无尽的深渊。那么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魏某涛年轻的生命戛然而止呢?

死者魏某涛姐夫: 出事当天我丈母娘心脏才做了支架手术,我娃他舅(魏某涛)才从医院接回去,当天喝酒好像是六个人,下午四点多开始喝的, 六个人喝了三斤酒。

按照死者家人描述,他平时身体健康,酒量也都在八两一斤,当天喝的不算多的。这一下他的死就显得有些离奇。随后,我们情报站在长武县城进行了走访,了解到最终魏某涛是在长武县公安局内宣布死亡的。那他的死和当地警方有什么关系呢?

梳理一下当天的事件,死者魏某涛在县城一家羊肉馆,和几个朋友吃完饭之后,准备步行回家。当走到市场监督管理局,他做了一个非常规动作,这个动作之后引发了一系列事件,导致魏某涛再也没有回家。

咸阳市长武县市场监管局门卫: 他(魏)尿到中间道道了, 我给他说他没听,人家还撕扯要打我,嫌我把人家说了,喝的是酒。

记者:动手了没?

咸阳市长武县市场监管局门卫:“动了,把我打的还带伤呢,还住了院。

记者:“他把你打了以后你报警了?

咸阳市长武县市场监管局门卫:我报警了, 这是我们门房么。

当天因为在市场管理局门口随地小便,魏某涛和门卫谢某发生冲突。按理说警察来了,本身这起酒后的闹剧就应该收场了。然而没想到,这次发生在咸阳长武县的警务事件让41岁的魏某涛躺进了冰冷的太平间。直到现在半个多月过去了,死者的家属再也没有见到亲人一面。事发之后咸阳长武县迅速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对此事进行调查。为了方便“谈判“,专门在医院附近的宾馆包下几间房,派专人和死者家属对接。

咸阳市长武县司法局工作人员:因为我的职责 ,人家分了两个组,人家有案情办理组,我不涉及案子,我是处理善后呢。

死者家属:能不能谈谈(进展)。

咸阳市长武县司法局工作人员:但是这个我不做解释。

根据门卫谢某回忆,当天警方到达现场的时候是在六点半到七点之间,而这个时间与死者魏某涛母亲描述的时间基本吻合。

咸阳市长武县市场监管局门卫:最后警察来了,我就没在, 我出去找我领导去了, 找值班领导去了。

如果门卫说的实话,那么现在可以确定,魏某涛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晚上七点到九点十分。130分钟的时间内魏某涛究竟干了什么,警察出警后又对他做了什么,导致了魏某涛最终死亡呢?也许只有当天出警的咸阳长武县公安局的几位民警才可以还原这一切。

家属:那这些民警还跟平时的生活一样。

咸阳市长武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 那不工作了么。

记者:是停职吗?

咸阳市长武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也没有停职。

记者:那是属于啥?

咸阳市长武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接受配合人家监委会调查么。

警方执法记录仪还原事发经过

根据警方描述,当天醉酒后的魏某涛在见到警察之后,和三位出警民警有些言语上的交锋,随后民警就将他进行了“强制性处理“。那么两个小时十分钟的时间,是如何对魏某涛进行强制性处理的呢。经过多方渠道我们情报站拿到了当天的警方在现场执法时的视频。

视频一共三段,从画面中可以看到一个身穿绿色冲锋衣的男子,在和至少三名警方对话。经过家属辨认,这名身穿绿色冲锋衣的男子正是者魏某涛,当时,时间显示为:“18点55分25秒”。

19点整:双方开始互相指点,疑似发生了言语上的冲突。

19点01分:魏某涛有疑似用头部撞击民警的动作,随即几名警员将魏某涛控制,并往其面部喷了催泪瓦斯。

19点08分:民警向周围人要胶带,并在19:12分用胶带纸,绑住了魏某涛的手脚。从对话中我们发现,被民警用胶带捆绑的期间,魏某涛曾多次求饶,并提及一位李姓民警。

魏某涛:“李“爷” 李“爷” ,我错了 我错了……

随后身体被捆绑的魏某涛被两名以上的警务人员压在身下,直至19点28分,都可以看到魏某涛在呼吸。

19点29分后,从画面中看不到明显呼吸动作。此时魏某涛已经手脚被捆绑的状态下被压17分钟。

19点32分,一位民警查看了魏某涛的面部,但没有做出任何处理。

19点34分: 三名增援警力赶到。

县公安局内魏某被确认死亡

17分钟一个大活人被几个人控制,反手捆绑压在身下,是导致死亡的原因吗?我们不得而知,《都市热线》全媒体记者试图还原当时的现场。为了模拟的更加逼真,记者亢凯找来几位同事配合自己,首先会同样用胶带绑住记者的手脚,其次,压住他,直到他不能反抗的状态。。。。。。最终出于考虑到安全问题,模拟进行了11分钟被迫终止。

随后的时间,几位警员似乎都没有发现,魏某涛有什么异常之处,其中有民警开始打电话,似乎是在汇报情况。

执法记录仪显示:

咸阳市长武县公安局出警民警:“人已经被控制了,准备带回刑警队。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更加蹊跷。从当天另外一部执法记录仪看到,时间显示19:50分,第二组执法人员到场,将魏某涛抬到一辆编号为D1219的制式警车上,此时魏的手脚仍然是被捆绑状态。这辆车一路警笛向前行驶,然而并没有去就近的医院,而是朝相反的方向驶入了长武县公安局的大院里。

这部执法记录仪显示:当天20:02,死者魏某涛被抬入长武县公安局办案区。可能是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此时周围执法人员突然增加到7人,魏某涛被反向捆绑的手脚胶带才开始被剪断。此时已经距离被捆绑整整过去了50分钟。

执法记录仪显示,咸阳市长武县公安局某警官:你把110请示一下,你考虑局领导说,120到公安局救人来了,以后传出去是怎么一个情况,影响公安局呢,我觉得把人先送到医院,抢救好了还有视频,还有其他,我就觉得咱赶紧把人家 …… 

(120赶到现场)表示:心脏呼吸骤停,现场死亡。 

长武公安有没有责任,有什么责任?

咸阳市长武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至少人是死在你后院的 这是千真万确的吧,在出警过程中肯定是出现人身的死亡了,有没有责任,尸检结果出来了以后,就依据尸检结论定……

如何判定有无过失,专家依法解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五条,醉酒的人在醉酒状态中,对本人有危险或者对他人的人身、财产或者公共安全有威胁的,应当对其采取保护性措施约束至酒醒。那么当天出警的几位民警对于魏某涛采取的诸多行为,属于“保护性措施约束”吗?法律界人士对这起事件怎么看,为此我们采访到了西北政法大学法学博士焦和平。焦博士表示 判定警察在这起事件中是否有过错,有三点前提要首先参考。

西北政法大学法学博士焦和平: 第一种就是这个当事人本身就有一些疾病,而警察的执法行为 促成或者成为一个导火索,引发了疾病的爆发;第二种情况就是警察的执法行为,直接成为当事人死亡的原因;第三种就是和死亡还有很大的距离,但警察没有及时的送到医院 错过了最佳的“黄金治疗期” ,由于病情的延误,治疗的延误导致的死亡,可能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根据警方透露,尸检结果需要4—6周时间,对于这起事件最终究竟会怎样处理,还得根据法医的鉴定结果。然而无论基于怎样的状况,焦和平认为,公安机关在出警时,都应该遵循一个重要的基本原则。

西北政法大学法学博士焦和平:比例原则意思就是警察执法的时候,所采取的手段、强度和当事人危险行为的程度要相辅,如果已经基本控制了,还要再施加进一步的强度更大的行为的话,这就是一种不当行为 轻的属于“执法不当”, 重的会属于法律上讲的‘玩忽职守“。

咸阳市长武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公安机关在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对酒后闹事的应该怎么处理都有规定,规定很细,一个胶带一个催泪瓦斯,都是符合管理酒后闹事的,都属于约束性,有没有责任以监委会认定结果。

来源:陕西电视台“都市热线”

原标题:立陶宛总统:欧盟成员国最早将于下周对俄采取国家层面措施

立陶宛总统格里包斯凯特。东方IC 资料图立陶宛总统格里包斯凯特。东方IC 资料图

俄罗斯被英国控诉涉嫌使用神经毒剂试图杀害及其女儿一事发生后,俄罗斯与英国甚至欧盟的关系急转直下,欧盟领导人对英国表达了“无保留的支持”。

《华尔街日报》24日报道称,立陶宛总统格里包斯凯特(Dalia Grybauskaite)周五称,针对前俄罗斯双面间谍在英国遭毒害事件,欧盟成员国最早将于下周对俄罗斯采取国家层面的措施。格里包斯凯特没有详细说明将采取何种措施,只是说很多国家将采取措施。知情人士称,欧盟领导人周四晚间还讨论了就此次事件驱逐俄罗斯外交人员的可能性。波兰和立陶宛在表示支持的几个国家之列。不过,采取新一轮全欧盟范围的制裁措施目前并不在讨论范围内。

《美国之音》24日报道称,做为象征性的抗议,欧盟驻莫斯科大使已被召回。几个欧洲国家政府,包括立陶宛、波兰和丹麦正在考虑驱逐俄罗斯外交官。德国和法国也提到了采取进一步行动的可能。对于来自欧盟的支持,特雷莎在周五表示了感谢,并对记者们表示:“俄罗斯构成的威胁是不会顾忌边界的,这是对我们的价值观的威胁。”

22日晚,欧洲理事会就发表了公报,就前俄罗斯特工在英国“中毒”事件支持英国,强烈谴责俄罗斯,认为俄罗斯“极有可能”应该为事件承担责任。欧盟对外行动署23日发表声明说,欧洲理事会已要求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召回驻俄罗斯大使,为期一个月,以“商讨”前俄罗斯间谍在英国遭神经毒剂毒害一事。

新华社24日援引法新社报道称,英国首相特雷莎22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峰会上会晤了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两人都要求就“中毒”事件发出欧盟“强硬声音”。欧洲理事会晚些时候发表联合公报,认可英国政府结论,即俄罗斯“极有可能”应该为俄罗斯前特工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和女儿“中毒”承担责任。

3月4日,前俄英双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利及其女儿尤利娅在英国索尔兹伯里被发现失去意识,两名受害者目前仍然在医院,生命垂危。据英国政府消息,导致斯克里帕利父女中毒的是А234毒剂,属于苏联研制的“诺维乔克”类神经毒剂。英国指责俄罗斯与此事有关,俄罗斯坚决否认自己牵扯斯克里帕利中毒案。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在星期五的记者会上表示,克里姆林宫不知道,就俄总参情报总局前上校谢尔盖∙斯科里帕利案,伦敦向欧盟国家提供了哪些实锤,反正没提供给莫斯科。更早之前,3月21日,俄罗斯外交部武器不扩散和监管司司长叶尔马科夫21日说,俄方希望英国公开斯克里帕尔父女两人在英国“中毒”案所有资料,并准备好与其联合调查这一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