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拉菲2登录 下的文章

  11月15日电 据中央气象台网站消息,15日上午起,受冷空气影响,京津冀及周边区域的霾天气将自北向南逐渐减弱消散;15至17日,较强冷空气东移南压影响我国北方地区,15日影响华北、东北和黄淮地区。受其影响,新疆南部、甘肃、陕西、宁夏、华北北部、东北地区等地有小到中雪或雨夹雪。

  陕甘宁等地出现明显降雪 广西防城港局地特大暴雨

  受冷空气影响,今5时较昨5时,内蒙古、甘肃东部、宁夏北部、陕西北部等地降温4~6℃,内蒙古中东部降幅达8~12℃。

11月14日,市民在重污染天气出行。 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11月14日,市民在重污染天气出行。 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

  昨日(14号),新疆伊犁河谷、甘肃东部、宁夏中南部、陕西西北部、内蒙古东部、黑龙江西部等地降雪或雨夹雪2~7毫米;湖南中部、江西中北部、广西东北部和西南部出现中到大雨,广西防城港暴雨或大暴雨、局地特大暴雨(250~294毫米),最大小时降水量40~55毫米。

  今晨,北京中南部、天津、河北东北部和中南部等地出现大雾天气。

  昨日,西藏江达、四川白玉及滑坡点下游西藏、四川、云南沿江地区无降水。今6时,江达气温-4.3℃、白玉-3.3℃,能见度30公里,滑坡点应急观测站气温-2.7℃,偏北风2级。

  较强冷空气影响北方地区

  15至17日,较强冷空气东移南压影响我国北方地区,15日影响华北、东北和黄淮地区。受其影响,新疆南部、甘肃、陕西、宁夏、华北北部、东北地区等地有小到中雪或雨夹雪。内蒙古东部、甘肃、陕西北部、华北北部等地有4~6级偏北风,气温下降6~8℃,局地降温幅度可达10℃以上。15日白天至16日夜间,黄海南部海域、东海北部将有6~7级风,阵风8级。

11月14日,甘肃省兰州迎来降雪,顶风冒雪的市民在路边拍照、玩雪。图为市民拍摄雪景。高展 摄11月14日,甘肃省兰州迎来降雪,顶风冒雪的市民在路边拍照、玩雪。图为市民拍摄雪景。高展 摄

  预计11月15日08时至17日08时,西北地区东南部、内蒙古东部、东北大部、华北大部、黄淮北部等地有6~8℃降温,其中,内蒙古东部、东北北部和东南部以及华北北部等地局地降温可达10~12℃以上,上述地区伴有4~6级偏北风,阵风可达7~8级(见图1)。中央气象台11月15日06时继续发布大风降温预报。

  京津冀雾霾天气将逐渐消散

  15日上午起,受冷空气影响,京津冀及周边区域的霾天气将自北向南逐渐减弱消散。但15日白天,受上游污染物传输影响,河北中南部、河南北部等地有短时中至重度霾天气。此外,15日早晨至上午,北京南部、天津、河北中南部等地有大雾。

  江南华南连阴雨高原降雪

  受低层切变系统影响,15日至17日,西南地区东部、江南、华南等地将有小到中雨,其中,江南中南部、华南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

  此外受高原槽影响,15日至17日青藏高原北部和东部、青海南部和东部、川西高原等地有小到中雪,其中青藏高原东北部、青海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雪,局地暴雪。

  著名武侠小说家金庸先生昨日出殡。尽管葬礼并不公开,但倪匡、蔡澜、马云等人依然前来送别大侠。

金庸先生追思会

  “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小说。”大侠虽逝,但他的小说构建起的侠客与江湖依然让无数华人如醉如痴。金庸生前在浙江大学所带的博士卢敦基坚信,金庸的作品必将流传千年。

  在金庸的出生地浙江海宁,海宁市金庸学术研究会副会长崔新江向记者介绍了查氏家族,“查氏六百年风流,造极于金庸。”

  大侠别后,“一览众生”。

金庸

  文、图、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武威

  11月初,江南深秋的冷风阴森刺骨,浙江本地的电视台重播着83版电视连续剧《射雕英雄传》,钱塘江北岸的海宁袁花镇东面,一座不大不高的“龙山”脚下,坐落着一座五进的大宅。大宅外头的壁石上,是冯其庸写的“金庸旧居”四字。此刻,大宅内正在举行“金庸先生追思会”,时不时就会有人前来拜祭,院内的“澹远堂”,摆放着金庸先生的遗像。

金庸家乡

  金庸之弟查良楠:老宅重建后,金庸没来过

  74岁的查良楠在袁花镇新袁村当了一辈子农民,如今一直守在大宅的入口处。他是金庸的同父异母弟弟,比金庸小20岁。1948年,金庸离开袁花镇去往香港,查良楠彼时只有4岁,此后再也没见过金庸,因此对于这位二哥,他并没有什么印象。“我是前几天,女婿在手机上看到了消息,才知道二哥走了。”

  1951年,金庸父亲查枢清去世,查家家道中落,一同衰落的还有査氏祖居——赫山房。直到1998年,时任海宁市市长的应忠良决定重修赫山房,查良楠才做了金庸旧居的工作人员。

  谈起那次老宅的重建,应忠良曾回忆说,出差去香港时,特意带了旧居的草图去拜访金庸,“那次金庸先生非常热情。宅子有几进,每一进的堂名是什么,哪一进的庭院里种着桂花树,哪一进庭院种着芭蕉……他都能清清楚楚说出来。他还说,自己很多的书籍、手稿都可以拿回家乡”。

  但老宅重建后,金庸却从没回去过。只有查良楠守着赫山房,守着母亲,盼望着二哥的回来。

  如今的袁花镇被包装成了“侠客小镇”,金庸笔下英雄人物的绘画,武侠精神的讲解,都被刻画在了小镇的围墙上。在新袁村村口的石头上,留有原浙江大学党委书记张浚生的题字——“金庸的家乡”。

  张浚生曾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与金庸相识于20世纪80年代,两年前,他还主编了一本《乡踪侠影——金庸的30个人生片断》,著书者还有应忠良,以及原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助理何春晖以及金庸在浙大所带的博士卢敦基。但张浚生在今年年初时也已仙逝。

卢敦基和金庸

  母校校长崔新江:金庸故里三鞠躬

  致友人

  在新袁村往东北2公里的袁花镇中心小学,校长崔新江拿着一沓厚厚的书籍,和记者讲述金庸的故事。

  这所学校原名龙山小学堂,金庸5岁至11岁时,在这里度过了他的小学时光。学校的操场上挂着一张巨幅金庸遗像,操场的围栏上挂着“学金庸,做文化人”的标语。

  “1992年12月3日,金庸回过母校,给我们题了字——‘重游母校深感当年教诲恩德’。” 如今担任海宁市金庸研究会副会长的崔新江对当年金庸重游母校时的情景记忆犹新:“那时候镇上突然出现了12辆轿车,车里出现了西装革履的金庸以及他的夫人。你要知道那些年,镇里出现一辆轿车就已经是大新闻了。”

  金庸还曾为母校捐资建立了图书室。而那笔钱是当地给金庸的16000多元的老宅拆迁款,金庸转手就全部捐给了学校,让他们为图书室购买图书。

  来到学校后,除了题词,他当年的小学同学董维钧还特地前来看他,“两人一见面就非常热情,金庸还向董维钧深深地鞠了一躬。只是董维钧老人现在不在了,金庸先生也不在了”。

  敬师恩

  崔新江说,金庸对于母校教过他的老师始终怀着深厚的感激之情,他曾说:“说起我的恩师,一位是小学五年级时的班主任兼国文老师陈未冬先生。”后来当他得知陈未冬迁居杭州后,便马不停蹄地在当年12月8日去杭州拜望恩师。见到陈未冬及其夫人,时年68岁的金庸叫了声:“先生好,师母好”,随即鞠了一躬。

  陈未冬后来在自传中回忆:“查良镛(金庸)是五年级成绩最佳的学生。他的作文写得很好,我还推荐了几篇在《诸暨民报》上刊登了。”

  忆表哥

  崔新江翻着厚厚的校史,讲述着一段段金庸的往事。他告诉记者,1992年,海宁媒体曾用《金庸故里三鞠躬》来形容金庸的谦逊。当年,除了拜望母校恩师,向先生们鞠躬,金庸还特地去凭吊了表哥徐志摩。

  1992年12月3日下午,金庸和夫人各捧着一束鲜花,来到海宁硖石西山路徐志摩墓前深鞠一躬,并献上鲜花,金庸说:“早就想来凭吊,今日终于如愿。”

  金庸的逝世,也让崔新江深感悲恸。尽管自1992年以后,他再也没有回到母校,但金庸却奠定了学校的文化,学校的操场被命名为“金庸文化广场”,广场中央的巨石上刻着“龙山论剑”4个字,激励着学生们发奋读书,而在广场四周的十几个小栅栏上,则描绘着金庸每一部小说的简要情节。

  作为海宁市金庸研究会的副会长,崔新江说,协会曾在2003年和2008年举办了两届金庸小说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并收集了大量学者的论文,整理成册。他说,金庸是华人世界里值得一直研究下去的文化符号。

  弟子卢敦基:虽未朝夕左右,毕竟其为幸也

  初读金庸,余香满口

  1999年5月,金庸成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博导。2003年,时任浙江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副所长的卢敦基成为他的“收山弟子”,攻读博士。

  10月30日夜,当恩师去世的消息传到卢敦基耳中时,他匆匆写了一篇《虽未朝夕左右,毕竟其为幸也》的纪念文章。他仍记得2011年的那次会面,“先生的身体已不如往昔……打招呼有些迟钝,全不似原先的轻快灵动”,但突闻噩耗,卢敦基仍没有心理准备。

  聊起恩师,两鬓已有些斑白的卢敦基说,他最后一次见金庸是在2011年元月,当时金庸先生在香港中环一酒店内设宴,而他是为了让恩师过目他的论文《彷徨歧路——晚清名士李慈铭》,并为之题字。

  卢敦基说,他1981年开始看金庸小说,第一部便是《书剑恩仇录》,“当时读了两三页,真好比林黛玉读《西厢》,直觉‘词藻警人,余香满口’”。1982年,他毕业于杭州大学(今浙江大学)中文系,1990年时,开始撰写有关金庸小说的论文,直到1999年,他完成了金庸所有15部武侠小说的论述工作,并整理出版了《金庸小说论》一书。卢敦基坦言,他后来把《金庸小说论》送给了金庸,但没有得到“大侠”的任何回复。

  拜入门下,感念终生

  卢敦基说,他第一次见金庸是在1997年位于杭州植物园的某次草地座谈会上。“那天气氛特别轻松,参加者皆以青年教师为主,所以毫无忌惮。”卢敦基说,当时自己实在没忍住,提了两个久思不解的问题:“一是先生的武侠小说,情节发展总是出人意料,这些情节是怎样写出来的?有小报说:先生写作,碰到写不下去的难关,便召集众友,让大家谈情节发展的设想。夜深人散,先生方才下笔,方法是避开所有人的建议。请问先生是真的这样吗?”

  金庸听后大笑:“那怎么可能?”卢敦基听罢不由地笑了起来。

  2003年,卢敦基在职读博,成为金庸的学生,两人的关系更加热络。在他的记忆中,每次金庸来杭,他们几个博士生便会到其下榻的酒店咖啡厅聆听金庸的教诲。“或问学业,或评时闲,有当时闻即见喜者,也有思考许久方悟者。”

  卢敦基说,他淡忘了大部分和金庸相处的细节,但金庸那些直指人心的启发,却始终让他记忆犹新。“比如有一次,我提到我儿子最喜欢《侠客行》里的石破天,金庸先生听后大笑,说‘你这儿子比较纯’。单一个‘纯’字就给我很大的启发。”卢敦基说。他听后顿悟出了一个道理,金庸小说的伟大之处,就是几乎每个读者都能从他的小说里找到喜欢的角色,但放眼望去,古今中外其他作家的作品,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到今天还有不少人宣称看不懂《红楼梦》呢”。

  文学成就,时代见证

  卢敦基主要从事的工作是文学批评。他表示,要他选出最喜欢的金庸作品并不合适,但他也有自己的观点:“有人喜欢《笑傲江湖》,但我认为《笑傲江湖》的高潮阶段没有写好,比《天龙八部》里三兄弟少林寺决斗的段落要差很多。”当金庸武侠初入内地时,曾遭遇过不少文学批评家的非议。谈到这些,卢敦基一笑而过。卢敦基希望能有一个客观的标准,来评判作品的优劣:“大部分的文学批评都带有浓厚的主观色彩。但有一些东西却很能体现作品的受欢迎程度,比如说作品里面诞生的成语数量。金庸小说中诞生的成语就非常多,比如‘华山论剑’‘左右互搏’等。”

  “我们过了1000年还在读李白苏轼的诗词,金庸的作品也会像这样流传下去吗?”记者的提问得到了卢敦基这样的答案:“这是没有问题的。金庸的作品至今已有60多年,跟他同时代的武侠小说基本都已销声匿迹,台湾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武侠小说家的作品,除了古龙以外大家基本都回忆不起来。还曾有一些人认为梁羽生的作品比金庸的好,但今天,这已经不需要争论了,很少有人把梁羽生的作品改成电影、电视剧,不像金庸的作品,至今被反复地搬上荧幕。我个人觉得,时代其实已经做出了回答。民国有10大小说家,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港台有上百位武侠小说家,到现在大家喜欢看的首先是金庸,其次是古龙。”

  “先生已经进入中国文化的伟人之列,当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持续地放射异彩。他不仅创造了中国武侠小说的高峰,而且他的武侠小说完全以现代思想为内核,创造性地发展了中国传统文化。他是站在时代前列的人!他的文化成就,将长久为后人学习记取!”卢敦基总结说。

  成都11月12日电 (记者 刘忠俊)记者12日从四川甘孜州政府新闻办获悉,川藏交界金沙江“11·03”白格堰塞湖人工开挖泄流槽已开始过流,国家防总已启动三级防汛应急响应。

民兵沿金沙江沿岸巡逻。 钟欣 摄民兵沿金沙江沿岸巡逻。钟欣 摄

  12日凌晨4时45分,白格堰塞湖水位到达泄流槽底坎。12日上午10时,堰塞湖水位高于泄流槽底坎0.67米。堰塞湖蓄水量约5.24亿立方米,上下游邻近水文站水位、流量最近1小时尚无明显变化。现场专家估算,湖水冲刷泄流槽形成较大缺口约需要20个小时,届时将形成较大规模泄流。

救援人员撤离。钟欣 摄救援人员撤离。钟欣 摄

  12日凌晨4时,国家防总启动防汛三级应急响应,要求四川、西藏、云南等地和长江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强化沿岸风险监测研判,加强应急值守和会商分析,依据实际情况及时启动相应级别应急响应,采取有效措施,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最大程度减少灾害损失。

正在转移的民兵。 钟欣 摄正在转移的民兵。钟欣 摄

  据了解,川藏交界金沙江白格堰塞湖人工泄流槽顶宽42米,底宽3米,最大开挖深度15米,总长度220米,累计修筑施工便道2.5公里,开挖和翻渣累计土石方工程量13.5万立方米。11日11时开始,现场应急抢险人员分两批次撤离,第一批22人于11日13时到达波罗乡,第二批44人于16时从坝体撤离,其余监测人员和机械设备已转移至安全地带。

民兵搬运救灾物资。 钟欣 摄民兵搬运救灾物资。钟欣 摄

  目前,四川、西藏两省(区)已经转移安置群众3.42万人,受泄洪影响区域已经开始实行交通管制,堰塞湖下游在建和已投用电站已经提前采取腾库和工程措施,做好应对洪峰准备。(完)

    11月7日,在刚刚结束的中超联赛第29轮上海上港主场迎战北京人和的比赛中,上港队2:1击败对手,提前一轮加冕中超冠军,捧得中超冠军奖杯火神杯。图为武磊庆祝进球。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为武磊庆祝进球。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客户端北京11月12日电(记者 王牧青) 中超度过了25岁生日,也迎来了改朝和换代——恒大连冠终结在第八年,上港成为中超历史上的第六支冠军队;外援垄断射手王的“传统”也被终结,武磊独揽27球,领先第二名6球,是继2007年李金羽之后首位穿上联赛金靴的本土射手。

  用最简单的词总结2018赛季的中超联赛:争冠激烈、保级惨烈。与此同时,U23政策自始至终影响着联赛的进程,或多或少改变了各队实力与积分榜之间的逻辑关系。2019年,关于联赛的竞争、和酝酿中的新政,哪些会成为看点?

    图为上港队庆祝夺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为上港队庆祝夺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新科冠军能否在亚冠再进一步?

  上海上港推翻了恒大建立了七年的冠军王朝,得益于奥斯卡、胡尔克两名超级外援与武磊等本土球员的融合。恒大的核心阵容平均年龄超过了30岁,上港的本土骨干年龄平均只有26-28岁。年轻,是上港最大的资本。

  年轻的上港想取代恒大的地位,国内联赛夺冠只是第一步。到了亚冠赛场,上港已连续两年未能杀入最后的决赛,2018年更早早被鹿岛鹿角挡在了八强之外。

  以上港的本土球员构成,和外援的实力,完全有理由在亚冠更进一步,为中国俱乐部争夺更多的荣誉。掀翻恒大的中超统治之后,亚冠将是考验上港的更大挑战。

图为中超关键战役,广州恒大淘宝主场4比5不敌上海上港。 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图为中超关键战役,广州恒大淘宝主场4比5不敌上海上港。 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

  2,“恒大王朝”是没落还是反弹?

  直到倒数第三轮,恒大与上港的直接对话中落败,人们才相信“王朝”的气运真的要断了。但换个角度,丢了冠的恒大不会面临崩塌——目前看,恒大的核心球员绝大多数都会留下,包括外援保利尼奥和塔利斯卡,也包括郑智等老臣。

  十年之后,如果恒大仅是2018年短暂丢冠,2019年再重新登了顶,评论者就很难把刚刚结束的赛季,称作“王朝”的终结。甚至,面临新老换代的恒大,可以把丢冠作为新老换代的契机。

  当人们讨论郑智、冯潇霆等核心年龄大了,竞争对手们其实也是如此。上港依靠着“崇明五虎”挑战成功,恒大也积累了杨立瑜、徐新、邓涵文、唐诗等更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可以预测,无论2019赛季结果如何,恒大依旧是冠军最有力的竞争者。

    图为武磊赛后接受采访喜极而泣。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为武磊赛后接受采访喜极而泣。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武磊们有机会留洋吗?

  2013年,上海上港从中甲升级,22岁的武磊在中超处子赛季就打进15球,排名射手榜第四。此后5年,武磊的联赛进球数分别是12、14、14、20和27,一直稳居赛季前十。

  如今,武磊已经26岁,29场联赛打进27球,还送出了8次助攻,成绩单足够优秀。2018年,只有北京国安、河南建业和天津权健没被武磊洞穿过球门。

  如果从2013年算起,只有武汉卓尔和哈尔滨毅腾的球门没有被武磊征服。当然,武磊也没获得太多机会,这两支球队只和武磊在中超共存了一年,就降级了。

  所以,武磊几乎射遍了所有对手,那未来留在中超的意义到底有多少?当年,恒大几员虎将由于各种原因没能留洋,现在回看,恐怕是中国足球的一个损失。那么,26岁的武磊会去更高的平台,继续自我发展吗?

中超联赛瞬间。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中超联赛瞬间。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4,中超扩军能否成行?

  中超联赛目前拥有16支球队,关于中超扩军的讨论,早已沸沸扬扬了好几年。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曾表态,中超联赛将在2022年时扩军到18支球队。目前看来,扩军一事的实现很可能提前完成。

  据了解,中超是否在下赛季扩军至今还没有定论,但相关的讨论确实已经展开。甚至,最终是否扩军的决定,可能直接影响到2018赛季最终的降级名额。

  原因很简单,一旦中超决定扩军,增加的2支、甚至4支队要如何挑选,是增加升级名额还是减少降级名额?

    资料图:中国男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资料图:中国男足冲击2018世界杯失利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5,国字号会踢联赛吗?

  把中超扩军的议题与国字号踢中超的猜测联系起来的原因,首先是正在进行的国足集训队第一批军训,也包括未来将开启的第二批军训。这些集合的队伍到底踢什么比赛,急需在近期内敲定和公布。

  冲击2018世界杯铩羽而归后,中国足球的决策者已将杀入2022年世界杯作为最重要的一项任务。所谓U23政策,也属于针对未来的举措。以目前国家队的年龄结构,若想在2020-2021年有所作为,注入新鲜血液已刻不容缓。

  中国足球的历史上,国字号征战联赛并非没有先例。如果真的重启类似战略,只能理解为各种措施无果后的又一次“特事特办”。

  当然,目前中国足球在亚洲范围内的实力如何,到底有多大希望杀出2022年世界杯的亚洲区预选赛,还需要更多的调查和研究。如果2022世界杯不扩军到48队,亚洲维持4-5个名额,国足完成任务的难度,恐怕比起2018世预赛时,只会更难。(完)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财经中心 → 财经频道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