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拉菲2线 下的文章

原标题:台作家称两岸文化融合并不悲观:所有政治意识都非天然

2017年4月14日,来自台湾桃园的妈祖信众到湄洲妈祖祖庙谒祖进香。2017年农历三月以来,台湾多地的信众来到妈祖故乡,谒祖进香,祈佑两岸和平。 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 摄

参考消息网4月27日报道 台媒称,“所有政治意识都不会是天然的。”文史作家、台湾前文化总会秘书长杨渡指出,不论过去日据时代作家,乃至时下年轻人,其实对中华文化一直没有认同问题,所有歧异“都是政治性的”。

据台湾《中国时报》4月26日报道,杨渡以台南“盐分地带”文学集团代表人物之一的吴新荣为例,“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告投降时,吴新荣向一名日本高级特务人员打探:日本真会投降?”当他得知“我们最听天皇的,一定安静投降”时,回到家中立刻把神道教的牌子取下,把祖宗牌位重新放上,庆幸台湾光复。“由此可见,不论在什么政治制度下,政治意识都不是天然产物!”杨渡说。

报道称,就现下台湾的民间文化来看,杨渡同样认为不存在对中华文化的歧义,“如绕境的妈祖,如全台的郑成功庙,即便‘台独派’将郑成功视为‘侵略者’,也无法消除他在全台有上百间庙,已然有其历史和信仰地位的事实。”他更指出,全台各庙宇多有神农氏、太上老君、关圣帝君……,这些深入民间的价值与信仰,完全不会因1949年两岸因政治问题形成分治而改变,更可以确知“统独就是政治问题,不是天然由民间生成的”。

报道称,杨渡对两岸在文化上的融合并不悲观,他以2010年两岸集数百位学者专家合作编纂的《中华语文大辞典》为例,“刚开始搜集整理两岸歧异用词时,歧异词占了15%,到2015年底总结发现,歧异词已降至7.5%”;杨渡说,一开始台湾的选举用语如“扫街”“拜票”大陆很陌生,六年时间,“呛声”或“小三”“山寨”等原以为需要解释的用语,两岸其实都已熟悉。

“网络世代透过交流,语言歧异大幅降低,随着两岸社会发展逐渐趋近,走过共同的现代化历程,民间文化差距也会愈来愈少。”杨渡认为,尽管政治制度不同,但民间文化尤其当代青年透过网络快速交流,文化融合度在现下“比过去都高”,从宏观、长远时间轴看,他相信两岸在分治后的文化亦渐趋融合。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中纪委机关刊批“迷恋特权是腐化堕落根源”,点名李亿龙

中央纪委二次全会部署的今年八项重点工作中明确提出,“坚决反对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教育引导党员领导干部正确对待和处理公与私、义与利、廉与腐、俭与奢、苦与乐、亲与清的关系,严格约束自己,严格家教家风,严格教育管理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决不让特权行为滋长蔓延”。继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明确要求反对特权,到十九大开局之年的中央纪委全会再提反对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备受关注与期待。

特权思想由来已久,有历史渊源,更有现实因素。从根本上说,特权思想脱胎于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官本位”、“官尊民卑”等腐朽思想。现实生活中,有的领导干部党性不纯、信仰缺失,加之体制机制尚有漏洞、监督制约仍显乏力,于是在权力面前迷失自我,把自己看作人民的主人,搞特权,特殊化,站到群众的对立面。

特权思想是“四风”问题产生的病灶源头。特权之特,在于与众不同、超出标准。我们党关于领导干部的待遇有明文规定,并且随着时代发展、工作需要不断调整完善。然而,一些领导干部总觉得自己的功劳和贡献“大过天”,再好的条件也“值得拥有”,把权力作为享受升级的筹码。违纪违法领导干部中打着政治待遇的幌子,另立规矩、突破边界的大有人在。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鲁炜频繁出入私人会所,大搞特权,作风粗暴、专横跋扈。湖南省衡阳市原书记李亿龙,长期使用公款雇用专职保姆,飞机必须头等舱,高铁必须商务座甚至特等座,老婆也要参照执行,下属讥讽其简直“是在享受皇帝的待遇”。特权带来的骄奢淫逸、声色犬马让这些领导干部沉醉一时,却不啻于割裂党群干群关系的“利刃”,严重败坏党的形象,恶劣影响难以估量。

更为严重的是,脑海中一旦埋下特权的祸根,领导干部就远不止追求生活待遇的超标,特权思想往往成为滑向腐败深渊的指路标。既然在待遇上可以轻易越过红线,在管人、管事、用权上又有什么顾忌呢?于是,一些领导干部对纪律规矩视若无睹,任性滥权、肆意妄为,放任物欲、权欲野蛮生长,直至在腐败堕落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特权思想和特权行为也是政治生态和社会风气的污染源。若领导干部对特权情有独钟,必会带动一批党员干部趋之若鹜。他们看到,特权不仅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更是可以兑换现实利益的“香饽饽”,因此一有机会就挖空心思制造差异、处心积虑创造特权,如此一来,瑟到群众眼皮子底下,共产党员哪还有点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样子?此外,领导干部滥用权力攫取稀缺优质资源,利用特权影响着公共政策的制定实施,侵犯普通百姓的合法权益和尊严,不可避免地让权力崇拜心理大行其道,使得找关系、走后门成为思维习惯和行为惯性,致使权力大过原则、“身份取向”凌驾于“公平取向”之上,最终使人人都无法免于受害。

特权思想与我们党的性质宗旨背道而驰,必须坚决抵制。“中国共产党党员永远是劳动人民的普通一员。除了法律和政策规定范围内的个人利益和工作职权以外,所有共产党员都不得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这是写在《中国共产党章程》中的铮铮铁言,是我们党90多年来赢得群众拥护和支持的宝贵经验,也是我们党一以贯之反对特权的宣言书。每名党员干部都应时时躬身自省、规范言行,和人民想在一起干在一起,绝不做脱离群众的特权者。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原标题:,两天后被抓已刑拘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4月10日上海一大楼电梯内,有一男子露出下体,多次逼近一名小女孩。

4月13日,澎湃新闻记者从警方获悉,4月11日上午,上海长宁警方接报一起猥亵儿童案,警方高度重视迅速开展调查。4月12日晚,民警在嫌疑人胡某暂住地成功将其抓获。到案后,胡某对其犯罪行为供认不讳。目前,胡某已被长宁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原标题:刚刚,正式上市!刘士余这样评价

今日上午9时,中国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正式挂牌交易。

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同时也是世界第二大原油消费国。2017年,中国进口原油约4.2亿吨,而同年原油表观消费量约为6.1亿吨。在此背景下,推出中国自己的原油期货,无疑拥有重大的意义。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同志对这项工作十分关心,为此做出重要批示,我们要深刻理解,认真落实。”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表示,原油期货上线是资本市场各方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具体举措,标志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迈出了新步伐。中国原油期货从酝酿到今天正式上市历经17年,证监会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把有中国特色的原油期货市场建设好,功能发挥好。

“摩根大通很高兴在中国原油期货合约上市之日,立即向我们客户提供这一振奋人心的期货产品。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合约的推出是中国期货市场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摩根大通全球清算亚太区主管David Martin表示,公司即日起向中国境内及境外客户提供中国原油期货合约交易及清算服务。作为唯一一家境外保证金存管的外资银行,星展银行中国首席执行官葛甘牛也表示,星展银行将通过境内外联动,为中国原油期货引进更多的海外投资者。

“这是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中国银行积极参与原油期货上市筹备工作,既是服务国家战略的必然要求,也是提升自身国际竞争力的迫切需要。”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副行长周和华指出,原油期货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举措,其上市为国内外能源生产、流通、消费企业和各类投资者提供了风险管理工具,是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的重要一环。

中信期货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皓认为,目前国际上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原油期货合约主要有纽约商业交易所的WTI和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的Brent,前者更多反映的是北美市场的供需情况,后者更多反映的是欧洲市场的供需情况。而中国原油期货的推出,有助于形成反映中国乃至亚太地区市场供需关系的原油定价基准,也能够弥补WTI、BRENT原油期货在时区分工上的空白,形成24小时连续交易机制。

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作为中国第一个国际化的期货品种,中国版原油期货从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中国与世界的结合。

一方面,此次推出的原油期货,充满了中国自己的元素。除了采用人民币计价和结算之外,其在合约标的的选择上也充分考虑了国内实际情况。据复旦大学能源经济与战略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吴力波介绍,与WTI和Brent原油期货不同,此次中国版原油期货合约标的为中质含硫原油,因为该原油是我国及周边国家进口原油的主要品种,这种设计充分体现了原油期货服务于中国原油生产消费和加工贸易的初衷。

另一方面,秉承开放的原则,原油期货也向境外投资者打开了大门。首先,虽然原油期货以人民币计价,但接受美元等外汇作为保证金使用,并充分利用人民币跨境使用、外汇管理等金融创新政策,为境外投资者提供了直接和间接的交易方式,方便跨国石油公司、原油贸易商、投资银行等参与其中。同时,原油期货采用依托保税油库进行实物交割的形式,也就是所谓的“保税交割”,避免了税收影响。保税原油便于实现跨境流通,有利于投资者跨市套利和套保操作,从而提高境外交易者积极性,确保我国原油期货价格能够真正反映亚太市场供需关系,有利于参与国际原油定价体系。

市场普遍认为,原油期货的推出,为国内原油消费企业提供了套期保值、规避风险的渠道,更有利于形成反应中国和亚太地区石油市场供需关系的价格体系,并加强中国在国际能源市场的话语权乃至定价权。

上海起步,助力上海

原油期货选择在上海率先起步,一定能获得上海各方面的支持,也必将推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上海在建设航运中心和贸易中心,这为原油期货的交易提供了重要的物理支撑,而自贸区以及未来的自由港发展为原油期货的国际化提供了制度保证。”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指出,上海是原油期货的必选之地。

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金融市场处副处长曹艳文也表示,上海具备金融机构集聚的优势,在沪持牌金融机构总数达1537家,其中外资金融机构435家;同时集聚了大批实体贸易商,为原油期货提供了丰富的参与主体。此外,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为原油期货等金融市场交易提供便利化支持,可以帮助企业灵活运用各类账户及资金池,进行与贸易相关的结算、融资、汇兑等。

谈及原油期货如何助力上海,邵宇认为,随着中国版原油期货的不断发展,其对于人民币国际化的助推作用将逐渐显现,而上海作为建设中的国际金融中心,将成为直接受益者。

“原油期货的推出将进一步带动相关金融机构集聚上海,同时也有利于上海的各家机构接触国际市场,加速国际化。”曹艳文表示,目前,2020年上海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的战略目标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进一步推动金融市场体系的功能提升和对外开放刻不容缓。原油期货作为国内首个国际化的期货品种,是落实党的十九大关于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不仅进一步丰富了期货市场的交易品种,拓展了上海金融市场功能,更重要的是提高了期货市场的国际化水平,迈出了上海金融市场国际化的重要一步,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意义重大。